除尘滤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除尘滤芯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女生宿舍灵异事件簿之空宿舍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25:28 阅读: 来源:除尘滤芯厂家

一、宿舍怪谈

德城大学坐落在我国东部某省份的西北部,是这个经济大省里的“拖后腿”的城市里唯一的一所本科大学。

据说德城大学办学条件不错,但是却很难招到学生,只有那些高考失利的学生才会到这所学校里上学。

刘音完全不知道关于德城大学的传闻,她是南方人,千里迢迢来到北方只是因为填报志愿的失误,并且不想再经历一次痛苦的高三。

不过,她来到了这所大学的第一天就觉得自己又重来了一次“高三”:早上六点半跑操,晚上自习到九点,课上经常查手机,宿舍要像军队一样整齐……

“这学校是要逼死人吧。”早上六点,刘音一边整理被子一边吐槽。

今天开始军训,要求七点集合,并且要吃完早餐。宿舍里只有四个人,刘音的对铺是一个本地姑娘,叫龙嘉俐,她在新生群里和刘音就混熟了,所以这时候她回应了刘音:“你还别说,这个大学真的死过人。”

“你可别乱说,我害怕,”龙嘉俐的隔壁铺是一个高个子姑娘,但是胆子特别小,刘音和她没有太多的接触,记得她叫李欣怡。

这时候,宿舍里最后一个赖床的人胡缇米发腔了:“欣怡你别不信,还真有这样的传说,我也是在学校贴吧看到的……”

“啊~别说了别说了。”李欣怡大叫起来,刚整好的“豆腐块”也掉在床铺上,她又得整理一次。

刘音觉得女生宿舍的“怪谈”比灵异故事吓人多了。

“不行,这个还真得说。”胡缇米是个十足的志怪爱好者,既然今天提到了这个事,她就得一吐为快了,“这个学校死过人,就在这栋宿舍楼。”

她说了开头,突然停了下来,看了看四周。六点多的天已经亮了,但是大部分学生都没有起来,所以还是很安静。

四个人一边整理东西的声音也变得有点怪异,特别是刘音下床的时候踩着铁板的楼梯,咯吱咯吱像一个没了牙的老太太在啃什么东西……

“我们这个大学,虽然进来分数不怎么高,但是考上研究生的人数特别多,你们觉得是为什么?”

胡缇米自问自答:“就是因为学校会洗脑,一直逼你,逼你考研,逼你学习。就在我们来之前一年,十二月,正好是研究生考试之前,一个大四学姐跳楼了。听说是考研压力太大,学校特别看好她,就不断的给她压力。”

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那个学姐不是跳楼跳死的,而是冻死的。”胡缇米的音量变小了,神秘兮兮的,“听说她跳下楼没摔死,但是冬天太冷了,室外零下十几度,没有人发现她跳楼了,活生生冻死。后来家长来学校索赔,也是借着这个理由,说学校巡管不利。你们注意到没,学校里总是有警卫开车巡来巡去,以前是没有的,自从那个学姐死了之后才有的。”

刘音把东西弄得噼里啪啦的响,她告诉自己不能信。

几个人沉默着,没有人搭话,一起去吃了早餐,一起军训。

二、探秘空宿舍

这个城市很奇怪,三十多度的气温都不觉得热。

刘音觉得军训的十天也不算太长,军训之后有一个周末,下周才开始正式上课。这天刘欣怡和龙嘉俐都不在宿舍,一个去约会,一个去和老乡聚餐。

刘音躺在床上无聊的看着手机,突然觉得很冷,问:“缇米,我们宿舍窗户没有关吗?”

“没有关吧,三十多度关什么窗户?”胡缇米头也没有抬,看着综艺节目咯咯的笑。

突然,胡缇米一个鲤鱼打挺起身,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刘音,手机也按黑屏了。

刘音被她看得心里发毛,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是不是觉得特别冷?”胡缇米问。

刘音心里慌了,把被子裹紧了一些:“我从南方来的,比较怕冷也正常吧。”

“音子,你快穿衣服跟我来,”胡缇米着急了:“我怕你是被诅咒了。”

“诅咒?你开玩笑吧?”刘音心里很害怕,可是她不能够表现出来,她只当是胡缇米骗自己。

胡缇米看她没有反应,自己干脆爬到了她的床上,拉起她,急匆匆的下床,打开宿舍门朝水房的方向走过去。

这条走廊很长,因为几十个宿舍并列着,所有的宿舍都关着门,尽头的小窗户透出一点儿光,路上是黑漆漆的一片,只能勉强看到自己的脚。

奇怪的是刘音越走越觉得冷,走到了一半浑身发抖,直直的停住了,问胡缇米:“你带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?”

胡缇米放开了她的手,转过头,呆滞的笑着,感觉完全不像平时的胡缇米了。

“胡缇米。”刘音叫她的名字,可是她没有反应。

胡缇米的手突然抬起来,指向一间宿舍门,门牌写着444,意思是四楼的第44间宿舍。刘音明白她的意思,她想让自己打开门。

刘音已经冷得牙齿都打颤了,走廊里的温度完全不像九月份的温度,更像十二月的低温,感觉血液都快结冰了。

照这个情况,只能够打开门了。刘音颤抖的伸出手,握住门把,没想到门把更冷,就像在摸冰块。

就算是这样,刘音还是把444的门打开了。

扑面而来的是一股灰尘味,好像很久没有人住了。

刘音咳嗽了几声,等灰尘散了一些,才往里边看。

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四人间,四张桌子上三张桌子都空了,只有一张桌子上堆放着一摞摞的书和打开的笔记本,还有散落的笔。

胡缇米就像一个被人操控的木偶,行动笨拙的进去。

她开始翻箱倒柜,似乎是在找什么,刘音很想进去帮忙,不过她实在太冷了。

胡缇米突然笑了,声音变得很尖很细,是刘音没有听过的笑声。

刘音靠着门,问她:“你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?”

“给你。”胡缇米走过来,递给刘音一件大衣。看起来是去年流行的那种款式,今年也还有人在穿。

“为什么给我?”刘音没有接,她已经知道胡缇米不是人了,或者说现在在自己眼前的这个胡缇米,绝对不是自己的舍友:“或者我该问你,为什么选我?学姐。”

“因为你不怕我啊。”胡缇米低着头,声音也变得很哀伤:“我一直在这层楼里徘徊,你知道的,我打不开这个门,被学校请道士封起来了,我一碰就会被驱走。”

“可是我好冷,我好冷,真的好冷。”胡缇米的声音突然变大了,像带着哭腔,又像在笑,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格外渗人:“没有人给我穿衣服,穿衣服,穿衣服……”

“唉……”刘音叹了一口气,紧握的手掌打开,把一张藏着的符咒贴到了“胡缇米”额头上。

“啊……”胡缇米的叫声十分痛苦。

三、我是个道姑

“学姐,走好吧。”刘音拿着那件大衣,用一张符点燃了火,衣服也跟着燃烧起来。

几天后,403宿舍。

“你们看你们看,我们学校又上报纸了,德城大学女生宿舍无故起火,查明后竟是自杀女生住过的空宿舍!”胡缇米刚进宿舍就大声嚷嚷着,她向来喜欢这些消息,号称宿舍的“小灵通”。

龙嘉俐接过报纸,想了想,问:“444号宿舍,那天音子不就是晕倒在444门前吗?”

刘音还在盯着手机,回答:“我是为了去找打水一直没回来的缇米,谁知道低血糖呢。”

“别说了别说了,我们吃饭吧。”李欣怡还是胆小。

“不过,同志们,我听说了另一个学校的怪谈,想不想听?”胡缇米怎么会轻易停止这个话题。

“说吧,让本道姑去收了他。”刘音开玩笑的说。

“你们好可怕!”李欣怡大叫。

宿舍里笑成了一片,似乎那间空宿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江西金属鲍尔环河南317L鲍尔环填料

佛山顺德电源线废品回收欢迎了解

前列腺贴生产保健贴贴牌定制加工

公司标志墙设计定做

上饶墙面装饰铝板免样品费

山西雨水管网PE塑钢缠绕排水管雨污水应用

柴油洒水车厂家参数价格

东莞沙田电线回收多少钱

古蔺工地洗车台路面安装

特性十堰CPVC电力管安装需要什么环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