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尘滤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除尘滤芯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贪婪攫取最大利润资本是天使又是魔鬼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16:46:24 阅读: 来源:除尘滤芯厂家

文:杨晓峰

2008年发轫于美国的经济危机,将华尔街一干衣冠楚楚的银行家们推向了历史的审判台,他们似乎在舆论上承担了一切罪过,包括金钱的罪过和制度的罪过。也正因为如此,世人恨不得将他们打入地狱,挫骨扬灰。

但在真实的世界里,资本大鳄们似乎仍然屹立不倒。这是谁造成的?除了我们的健忘之外,还有资本的魔力、资本的两面性。资本的“善与恶”,昼夜不息地推动着我们的生活日新月异。

资本不顾一切的逐利行为除了压榨劳动者之外,也在主动地寻找渠道以提高生产效率、解放生产力;具有洞察力的资本对生产力发展受束缚的哀嚎总能第一个听到,并施以援手;而资本的人格化代表(资本家、工厂主),所代表的也无非是资本的需求而已。

可以说,从中古的黑暗时代走出,进入近代以来,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资本的“善与恶”、“美与丑”的推动。正是资本完成了从前人类不敢设想的技术突破,或者只能是幻想的场景。资本依然焕发出巨大的魅力,保持着往日的荣耀。

可怕的资本大鳄

鲁迅先生曾说过,凡是被供奉崇拜的往往不是好东西,资本大鳄可算是这句话在今天最生动的注脚。

“说到理财的本领,这位先生像猛虎、像大蟒。他懂得躺着、蹲着,耐着性子打量猎物,然后猛扑上去,打开血盆大口的钱袋,把成堆的金币往里倒,接着又安静地躺下,像填饱肚子的蛇,不动声色地、冷静地,按部就班地消化吞下的食物。他从谁跟前走过,谁不感到由衷地钦佩?对他既抱几分敬重,又怀有几分恐惧。”

这是巴尔扎克在《葛朗台》中所描绘的他那个时代资产者的形象。这个形象在我们的时代被尊称为“资本大鳄”。那种既敬重又恐惧的心理,在我们这个崇尚理性、中庸的民族也出现了。

与被贴上了“价值投资”标签、长得慈眉善目的巴菲特相比,攫取利润的手段更直接、更赤裸裸的索罗斯,或许是人们首先会想到的“金融大鳄”。人们会如数家珍地谈论他是如何在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,设局攻击一国货币,转瞬之间赚取天量利润的“传奇故事”。

往上说,“金融大鳄名人堂”里,还可以列举出意大利的美蒂奇家族、横扫欧洲的罗斯柴尔德家族、摩根家族、洛克菲勒家族,如今美国的高盛等等。

在我国,一些个人也被冠以此类头衔,如已成明日黄花的顾雏军、唐万新等,还有一些以 “资本系”之名遮脸的所谓大鳄,也是横行资本市场。

资本的天性和魔力

一次次的受审,又一次次逃脱,一次次地再惹事端,又一次次被我们“宽恕”。资本,就像《指环王》里的那枚魔戒,只要我们占有了它,它就会引诱我们通向罪恶之乡?

今天的银行家和一个世纪之前的银行家没有本质的区别,操作手法也如出一辙,所犯的错误和所引起的后果也几乎相同,可我们却同我们的先辈们一样,看着他们作恶而无可奈何。

无限地赚取更多的利润,正是资本的天性。必要时候可以不择手段。而他们得以顺利地作恶,正是因为他们掌握了人类历史长河中永恒的“最紧俏”商品——货币,也就是资本。具有这枚“魔戒”的人,其实已经是“魔戒”的奴隶。

资金是一切经济体的血液,离开资金,任何的经济体都无法循环运转。这个观念在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之后,就更显得重要,当今世界几乎无处不在高喊缺钱,钱就像魔杖,左右着全世界的目光。

美联储顺势打开了印钞的闸门,美元像洪水一样向世界泛滥开来。接着是欧洲的债务危机。时至今日,这个债务危机依然没有过去。对于当今的国人来说,国家缺钱几乎是不可想象的,但是从希腊沿着地中海画半个圈直到冰岛,所经过的国家几乎全都缺钱。债务似乎就像一个狮子张着嘴要吞噬掉这些国家。最近的日本自安倍二次上台又开始了大印日元的政策。

我们呢?我们有过4万亿的刺激政策和突破100万亿大关的M2,会不会就可以端着茶壶嘲笑乱成一锅粥的西方了?飙升的资金成本(利率)、东部发达地区那些倒下的企业都在证明,我们这里也缺钱。

资本玩家与恶魔

有人摸到了货币流动的规律,积累了资本;有人因为命运的眷顾,一朝暴富,这些直接利用货币赚取货币而不通过生产来繁殖利润的人,我们称其为“资本玩家”。

对于这些人,我们常会看到如下故事:某位老板用大量现金资产收购了一家亏损公司的股权,成为和其熟悉业务风马牛不相及的公司的大股东。而资本市场最爱听的后续故事是,这样一个老壶,在装入新酒之后价格将成倍上涨,操作者可由此渔利。实际上,市场上到处是这样的例子,华尔街的精英们也喜欢做购买资产拆分出售,或者整合之类的生意。他们东拆西补,最后挣了大钱才发现他一分钱的本钱都没有投入。

世界上大的公司走到今天,不论其具体业务如何,大体都经历过这样的历程。那些大的资本家也必须是大的资本玩家。没有这些玩家不会有今天的花旗银行,也不会有美孚石油公司。

发展到现代,“玩家们”利用一系列的复杂数学公式和模型,利用一系列拗口难懂的术语,已经无所遮拦地将恶魔的面具戴到了脸上:他们利用现代金融工程学的复杂设计,无数次将经济剥离实体层面,构建出复杂的虚拟经济系统,利用这些虚拟经济系统和虚拟交易系统,裹挟庞大的社会资金变成体量巨大的资本,进行疯狂的投机,获取超级利润,制造经济恐慌和金融危机。

他们高居资本的云端,远离实体经济,主要在虚拟经济中兴风作浪。他们的工具主要依靠高深的数学和复杂的模型。资本玩家只是在挣取天量利润,同时制造金融恐慌。因此,没有人能真正看清他们的面目,因为你首先看不清他们的产品。

当炼制大豆油的企业被美国敲键盘的期货炒家搞得巨亏而纷纷倒闭,当辛辛苦苦十多年的企业被“门口的野蛮人”一般的外行们控股而自己被扫地出门,当一国10年的经济发展成果被货币战争一朝击溃的时候——我们“平静(虽然拮据)的生活”就此打破,以钱为翅膀的恶魔仍在天空盘旋。

作者为金融事业部副主任

(每经网)

肉芽乳腺炎引流之后反复发作怎么办

男性射精过快是怎么回事这四大诱因很常见

做好这几点轻松告别皮炎